瓦格纳传

瓦格纳传

编辑推荐

德国人艺术精神的塑造者,拜罗伊特艺术节的缔造者,百多年来极富争议的音乐巨匠。

内容简介

理查德·瓦格纳(1813—1883),德国著名古典音乐大师,上承莫扎特,下启后浪漫主义,因为在政治思想、宗教思想上的复杂性,成为欧洲音乐史上最具争议的人物。

本书以详尽的笔墨记述了瓦格纳传奇的一生,生动地描写了他与尼采、李斯特等同时代人物的友谊,并揭示了他对名誉、金钱、爱情的追求的深层原因。

本书向读者展示,瓦格纳不仅仅是一个作曲家、舞台导演和指挥家,还影响了德国新一代知识分子的世界观。

作者简介

作者乌尔里希·德吕纳(Ulrich Drüner),1943年出生于法国,1963—1969年学习音乐和音乐理论,1987年以研究理查德·瓦格纳的论文获得博士学位。他曾在斯图加特室内乐团和斯图加特国家歌剧院合唱团任中提琴手,曾参与多部高品质的瓦格纳作品演出。1983年,他创办了一家音乐旧书店。德吕纳曾多次参与电台与电视台以瓦格纳为主题的节目,并出版了一系列书籍。

章节目录

版权信息

致谢

瓦格纳作品缩写

引言 传记有多“真”?

第一部分 神话源起

1 最初的十七年

童年、少年、学生时代

德累斯顿与《魔弹射手》

继父之死、德累斯顿圣十字中学与叛逆岁月

莱比锡的阿道夫叔叔

音乐课、贝多芬迷与莱比锡托马斯中学

2 大学时光

“七月革命”的回响

愉快的大学生活与处女作

受训于唱诗班指挥魏因利希

感受威廉明妮·施罗德—德弗林特的《菲岱里奥》

3 作为艺术家的第一步

一桩不幸的爱情

瓦格纳神话的第一个牺牲品:早期作品

4 如何将新歌剧搬上舞台?

维尔茨堡的风流韵事与《仙女们》惹出的不快

明娜·普拉纳、“金童”阿佩尔与戈特沙尔克夫人

一个浪漫音乐家如何策划自己的公众形象?

《禁恋》——青色的瘀伤与空荡荡的票房

瓦格纳对民主精神的致敬

5 明娜·瓦格纳,原姓普拉纳

自传的祝福与诅咒

嫁给理查德与逃离理查德

6 一次戏剧性的旅行

《幸福的熊家庭》

逃过俄国边境与一桩事故及其后果

斯卡格拉克海峡的风暴

1840年前后艺术家的社会地位

7 瓦格纳在巴黎

新的朋友和难友

迈耶贝尔与莫里斯·施莱辛格

财务困难之谜:文艺复兴剧团的惨败

“劲敌神话”

“无私艺术家神话”

艺术的屈辱?

神话链条的第一环:巴黎神话

《漂泊的荷兰人》

在巴黎的心理变化:创造性的高压

8 “我是迈耶贝尔的学生”

返回德累斯顿

恐怖岩上的唐豪瑟灵感

《黎恩济》的排练与首演

科拉·迪·黎恩济:一个政治理想主义者的悲惨结局

9 “荷兰人”的到来?

德累斯顿地位显赫的宫廷乐队长

《漂泊的荷兰人》的退化与进步

亚哈随鲁,浪漫艺术中的犹太人形象

退化中的新事物

10 《唐豪瑟》年代

债务和对记者的怒火

黄金时代

出版问题

《唐豪瑟》的准备

《唐豪瑟》:瓦格纳与海涅

11 德累斯顿的政治使命:《罗恩格林》

《罗恩格林》的创作,从格鲁克和埃斯库罗斯的作品汲取的经验

瓦格纳和母亲

接触政治哲学

《罗恩格林》:歌剧作为“革命的”国家艺术的典范

“错误”和“正确”的意识象征

12 作为政治和作为哲学的革命——《尼伯龙人的指环》的诞生

抉择:革命或瓦格纳担任柏林歌剧院主管!

《维伯龙人》

《尼伯龙人神话》与《西格弗里德之死》

法国社会主义者

《拿撒勒的耶稣》

《尼伯龙人的指环》系列作品 创作过程中社会思想的磨灭

从工具化到作伪

13 理查德·瓦格纳生命中的关键七天

革命与无政府状态:艺术取代社会

德累斯顿起义的过程

瓦格纳在起义中的作用

第二部分 为了未来艺术的神话工坊

14 被通缉的流亡者

在魏玛的李斯特家

苏黎世,巴黎

明娜

革命的第二部分:1849年的苏黎世艺术作品

15 再赴巴黎与洛索事件

《铁匠威兰》

震惊于迈耶贝尔的《先知》

“疯狂的爱”作为新艺术作品的动力

16 “这种愤恨对我的天性是必要的,正如胆汁之于血液”

《西格弗里德之死》的魏玛计划和《音乐中的犹太性》

艺术创作的“绝望手段”

从“尼伯龙人神话”到《音乐中的犹太性》

瓦格纳还批判了犹太人的什么?

怪胎还是爆炸性自白?如何对《音乐中的犹太性》进行分类?

17 天才如何工作?

创作的传说与现实

“创造性雷暴”(《帕西法尔》《莱茵的黄金》——拉斯佩齐亚)

作曲——“一种疯狂的梦游状态”

艺术中无情的自我折磨

“奢侈”和“爱情”的作用

瓦格纳的怒火

艺术的“可怕条件”

18 通往乐剧之路——主导动机体系的超验性

最初的音乐节设想和朋友的到访

《歌剧与戏剧》,“未来的艺术作品”的配方

黑格尔的音乐美学

迈耶贝尔,一个重要的黑格尔信徒

瓦格纳的神话理论

瓦格纳对黑格尔音乐美学的完成与矛盾

语言批评:元音和辅音——从抑扬格到自由节奏和头韵

从思想到声音:主导动机概念的形成和变更的必要

论主导动机的超验作用

寻找新的解释模型

19 神话与反神话

作为自我表演的自传——作为修正的艺术

1843年:一份尚不包含神话的草稿

通往人格神话之路:《告友人书》

对德累斯顿革命的神话化

《我的生平》与人格神话的完成

从一个敌人到许多敌人:人格神话成为民族神话

神话向作品的过渡

敌人的用处:反神话

20 中期总结与展望:从浪漫艺术到“超验现实主义”

瓦格纳中期的超验性:《罗恩格林》的前奏曲

《莱茵的黄金》的难产

创作《尼伯龙人的指环》的第一步:一个超验的(《莱茵的黄金》前奏曲)

与李斯特在巴塞尔和巴黎——初遇柯西玛

21 《莱茵的黄金》与劲敌神话

莱茵女儿之歌

一部关于神与反神的犯罪小说

联邦德国早期的“朝向不精确的救赎”

有关社会主义的更精确信息

《莱茵的黄金》的根本层面:关于阿尔伯里希和沃坦

22 叔本华、玛蒂尔德·韦森东克和《女武神》

格奥尔格·赫尔韦格与阿图尔·叔本华

叔本华与瓦格纳——老师与学生?

玛蒂尔德·韦森东克

阿图尔·叔本华与瓦格纳的“同情心理学”

《女武神》:乱伦、阿尔伯里希的指环与诅咒的秘密

心理学家布仑希尔德

23 《西格弗里德》:“本土的”和“外来的”神话

伦敦之行

苏黎世:戈特弗里德·凯勒,李斯特来访

《西格弗里德》:“本土的”和“外来的”

“劣等人”对抗“未来人”

西格弗里德与迷魅:谋杀玩笑还是隐喻的行刑?

沃坦的故事也在继续

24 为《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而“自愿”受难

明娜,柯西玛,玛蒂尔德

嫉妒的闹剧

理查德与玛蒂尔德

升华之爱的创造力

直通灾难

25 内心渴望的漂泊

威尼斯

卢塞恩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瓦格纳最极端的作品

“不能实现之爱的戏剧性”

伊索尔德

特里斯坦

致命三角:特里斯坦—伊索尔德—梅洛特

隐喻形成自己的语言

26 巴黎与《唐豪瑟》丑闻

自掏腰包的成功音乐会

罗西尼、保利娜·梅特涅侯爵夫人与救世主卡勒吉斯

赛马会

27 “世界亏欠我的,正是我所需要的!”

新朋旧友

关于《工匠歌手》的想法

一名德意志音乐家的金钱忧虑和组织难题

毕布里希的情感迷惘(玛蒂尔德·迈尔、弗里德里克·迈尔、明娜、柯西玛)

维也纳:创造力危机,债务与逃亡

第三部分 神话的完成

28 国王的救援

奇迹

柯西玛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的首演

干预政治

29 特里布申与《纽伦堡的工匠歌手》

明娜之死

特里布申的田园牧歌

一次在文化史上意义深远的相遇:瓦格纳与尼采

《纽伦堡的工匠歌手》:第一种解释

瓦格纳的美学哲学:以艺术创作“艺术”

艺术与非艺术的辩证法

30 《工匠歌手》与新兴的反犹主义

重新出版《音乐中的犹太性》

《纽伦堡的工匠歌手》:第二种解释

《莱茵的黄金》与《女武神》的首演

31 《西格弗里德》的完成

论瓦格纳音乐中世俗的超验

其他歌剧对外来者的表现(《犹太女》《魔笛》《奥赛罗》)

如同威尔第一样,瓦格纳的道德评判也取决于观众

32 战争与和平:《诸神的黄昏》

1871,帝国的建立

与尼采的友谊

拜罗伊特节日剧院奠基与德国之旅

所有曾经存在的终结:《诸神的黄昏》

爱与世界毁灭:创造与破坏的形象

西格弗里德作为世界精神的工具

西格弗里德作为基督的隐喻——“我们必须学会死去”

超验:布仑希尔德带来了“真正的”救赎吗?

33 第一届音乐节——经济崩溃

《尼伯龙人的指环》首演

阿尔弗雷德·普林斯海姆与安杰洛·诺伊曼

意大利之旅及与尼采决裂

工作、孩子、安格尔曼:瓦格纳在拜罗伊特的日常生活

34 “最后一张牌”

意大利之旅

《尼伯龙人的指环》在莱比锡和柏林上演

朱迪·戈蒂埃

针对犹太人的投机手段

文化复兴的宗教作为治愈现代性的药剂

与种族理论家阿蒂尔·戈比诺的相遇

《帕西法尔》的筹备与首演;圣杯钟声的制造

35 《帕西法尔》——一部欧洲作品

一部舞台节日祭祀剧

从德意志神话到欧洲神话

同情、怜悯与冷酷——瓦格纳是基督徒吗?

瓦格纳家中的祈祷

关于冷酷无情

《帕西法尔》:矛盾的艺术

昆德莉的双重本质:犹太女人希罗底—北欧女武神昆德里吉亚

第二幕

第三幕

直觉的丢失与恢复

作为超验力量与作为哲学内容载体的音乐

《帕西法尔》中的“另一层面”

“恶”的审美化

“被救赎的救赎者”

音乐:先发与未尽的语言

36 魂断威尼斯

财务上的突破

敌人退散

永别

结语

译名对照表

译后记

瓦格纳传是2021年由译林出版社出版,作者

书到网感谢您对《瓦格纳传》关注和支持,如本书内容有不良信息或侵权等情形的,请联系本网站。